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万法无咎_ 第一百七十五章 跳出方圆能制敌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2 12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巡山校尉小说万法无咎 第一百七十五章 跳出方圆能制敌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归无咎临危不乱,暗暗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一道奇异的直觉,眼前战局,似乎并不当如此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能够全面强化自身战力的神通,通常都是中小宗门的旁门异术之流;亦或是透支自身潜力为代价的左道邪术。

    第一流的道门大宗,虽然神通法门之门类齐全,却极少将此类法门珍而重之。

    因为此类法门看似威能极大,其实并不能突破每一境界能力极限的限制。

    故而这等秘术用于为堪称骨干的优秀弟子增加一道保命秘术,固然甚好;但是对于法天应人、志在感悟大道的不世之才,却是有些鸡肋了。

    当年在荒海之中,余玄宗“法象由人”和星月门“空蕴念剑”,虽然号称齐名,但是在归无咎心目中高下却不可以道理计。

    这也是姜敏仪取出那奇怪陶俑道兵,引动气象剧变,归无咎却依旧能够镇定以待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这情境之变,并非削去了归无咎的一身道行,只是将斗战的环境与手段彻底颠覆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你将战斗方式挪转至何等新奇情境,期冀于扬长避短,平白生出地利。对于归无咎这样逼近境界极限的人来说,意义并不太大。

    只要归无咎本身的实力未损,换一种打法,同样是一个境界的顶点。

    归无咎盘算的门清,他是相当于元婴中期的修为,而姜敏仪元婴三重境破境未久,远未圆满,双方在道行之上差距极小。

    姜敏仪若想战胜归无咎,神魂道念至少要达到《三十六子图》正册的水准。

    唯有“圆满之境”对于躯壳的精微把握,才能将一拳一脚的速度与判断力,发挥至妙绝毫点的程度,从而维持住道行上的微弱优势。

    换一种作战形态,便能将自身道法境界由三十六名开外提升至前十二的层次,在归无咎看来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纵然是九大上宗,也无有任意一种法门,能够做到这一步,哪怕只是暂时的提升,也不行!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来,原本以为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实,姜敏仪还真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姜敏仪,在这拳拳到肉的奇妙法则中,对于力量的精微掌控,全不下于“圆满之境”的顶尖天才。单凭这一点,就能和归无咎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那改移法则的小小陶俑,到底是什么路数的手段?

    再加上那白虎之形意附体以后,所带来的穷极变化的凌厉攻势及完美判断力,又胜过归无咎“随心所欲”的境界一筹,加上这一层砝码,姜敏仪竟在整体实力上,压倒了归无咎。

    如果以她今日的表现为标尺,在这种环境下与荀申交手,姜敏仪能够战而胜之,是毫不稀奇的。

    此刻,姜敏仪双目已经彻底染成暗红色,眸中尽是嗜血的兴奋,玩弄猎物的残忍,以及……一些小小的失望。

    拳掌相交,归无咎又往后退却几步,目光中有一丝迷惑。

    他在重新梳理双方的实力对比。

    明面上看,这等作战环境中,姜敏仪一身元婴三重境的修为,“圆满之境”的精微掌控,再加上白虎神意料敌机先,一拳一脚纯出于本能。

    而自己功行略逊一些,境界却更高,对身躯的掌控力稍稍胜过,两相持平。唯有拳掌招式的反应上差了一筹,总体上落于下风,似乎完全合乎逻辑。

    但是归无咎却总有一种奇怪的念头萦绕,似乎自己尚未能够发挥出全部战力,好像有什么潜藏至深的手段,依旧并未动用。

    两人又交手五六式,看似归无咎勉强可堪抵挡。但是两人双臂、双腿、躯干之间的间距却在无形中越来越近,留给归无咎思考和拆解的时间也越来越紧迫。只要一个不慎,应对失当。就是没有转圜余地的败局。

    值此归无咎节节败退之际,姜敏仪只觉化优势为胜势的时机已到。

    又迫近了几分,她双手抱圆,以一条腰椎为轴,拧动全身之力。然后上下交征,狠狠的推了过来!

    单这一推本身,并不足道,轻而易举便可化解;但是这一推之前,姜敏仪如潮水一般的攻势,已经将归无咎逼到山穷水尽的境地。

    无数铺垫之后,这一式堪称百尺竿头,盖棺论定,意在锁定胜局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式映入归无咎的眼帘,第一反应最让人印象深刻之处,却是双掌与腰身的“圆心”。

    归无咎露出恍然颖悟的微笑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归无咎反身一横,一个鲤鱼打挺。竟似以自己小腹之肉身,硬接姜敏仪蓄势已久的一击。

    姜敏仪此刻浸身于一种炽烈的嗜杀意境之中,决不会因为归无咎这看似自杀式的防御而稍有疑虑,双掌毫不犹豫地重重落下!

    一旦击实,归无咎就算不死,也要重创三载。

    就在姜敏仪双掌距离归无咎小腹尚有数寸时,突生变化。归无咎丹田之中传来“嗡”的一声响,随后姜敏仪只感到手心一麻,似有一个圆球形的实体猛然与她肉身冲撞在一起。但凝神细看时,却见空空荡荡,好似方才的经历只是幻觉。

    真宝金丹。

    尽管此时归无咎感到丹田中那若有若无的牵引之力几乎就要断绝,真宝金丹一旦离体,便如同在粘稠的岩浆之中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原先归无咎的真宝金丹,何止能够离体百千丈外。但现在脱离躯壳不过尺许,便感到若是再进一分,自己便将彻底失去此物。

    但是与完全封闭躯壳的法力不同,真宝金丹,终究能够离身一尺。在某种意义上说,是突破了这新营造的法则的限制。

    勉强论之,大约相当于多出了一件近战武器的作用。

    归无咎先前所生“未尽全力”的感觉,显然正是应在真宝金丹之上!

    归无咎金丹与姜敏仪的决胜一击碰撞。姜敏仪轻哼一声,只觉得四肢百骸震了一震,原先凝聚浑一的真力,犹如泄了一口气般,陡然溃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与自身感应相连的陶俑异宝,原本屹立空中稳如山岳。自那无形之力与自己身躯一撞后,竟也微微颤动,有些立足不稳的迹象。

    归无咎眸中陡然射出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反败为胜,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姜敏仪也知一击落空,攻守易形。当机立断,脚下一垫一蹭,踩出一个尺许深的脚印,极速撤退。

    但是她退的快,归无咎追得更快。趁着姜敏仪浑身散力的一瞬间,肩头一拧,如附骨之疽般撞向姜敏仪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沉肩一撞,不必发足了力,只消实打实的一接触,立刻便能将姜敏仪的回气蓄力的过程再度打断,同时贴身相搏,几乎再也没有退避的余地。

    姜敏仪看似神智不大清晰,其实心中雪亮,若教归无咎这一肩近身,是有败无胜之局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若继续退避,虽可化解这一招,但是相当于一只网兜被扎的愈来愈紧,等于重蹈了归无咎方才与自己相斗的覆辙。

    这两种选择,虽然一缓一急,但是都是死路。

    故而她身躯一错,并未继续后退,反而借着这灵性一避,回身往归无咎所来的方向冲刺过去。

    归无咎来势迅疾,姜敏仪错开攻势之后相向而行,两人等若瞬间交换了位置,同时也拉开的空间。这一式险中又巧,比直接退避不知道高明多少。

    只要争取了一瞬间换气蓄力的时机,这一场便可扳成平局。

    但是她却看不见,归无咎脸上溢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人的身躯交错,似乎就要渐行渐远;但就在这瞬息之间,归无咎的身躯陡然静止,然后腰身微微扭动,向后猛烈一撞!

    归无咎、姜敏仪背臀紧紧贴在一起,猛烈撞击。“砰”的一声,姜敏仪一连难以置信之色,向前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原来,到了此时,胜负之势彻底逆转,就算在斗战技巧上,归无咎也不再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最初双方相斗时,姜敏仪倚仗白虎附身,仿佛天然便有猎手本能加之己身。每一招料敌机先,压倒了归无咎的“随心所欲”。

    但是归无咎倚仗真宝金丹立下奇功,一举夺回优势后,双方战局已经不再平等。

    凭借归无咎的眼力见识,足以能够看出可操必胜的取胜之道。故而接下来每一步每一式都在他的计算之中,沿着固定的轨道前进。

    由于局面被极大简化的缘故,此刻的归无咎,同样是“料敌机先”层次的反应速度。因此这得之不易的优势局面,自然不虞再度失去。

    若是一个境界稍次的敌人与姜敏仪交手,出险招扳回先手,心中必定大呼侥幸,甚至沾沾自喜。殊不知那缓一口气的空档若被姜敏仪抓住,这得来不易的优势必定会再度丧失。

    归无咎肩冲之后的反身一撞,乃是完全料定了姜敏仪最佳应对的一手。

    姜敏仪扑到在地,已知形势紧急。双臂一拍地面,整个洞府似乎都为之一震,双肩便直挺挺的弹了起来,只消半息工夫,便能重新站稳。

    但是归无咎早已如影随形而至,右腿凌空一落,高举下劈,正往姜敏仪的背心砸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像姜敏仪用肩背主动上抬,去迎接归无咎从天而落的腿鞭重锤,结局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但姜敏仪却是脑后长眼一般,背肩即将迎上归无咎的脚掌的一瞬间,发力方向南辕北辙,重新下坠。同时臀部陡然一耸,整个身躯好似打了个对折,头颅,双足,双腿朝下,上下半身紧贴,间不容发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临机变化,而是早有预谋的脱困手段。

    归无咎凶悍凌厉的一脚,转眼间就要落在空处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巧妙变着,归无咎不慌不忙,反而气定神闲的一笑。姜敏仪双肩急坠,他那一脚却并未跟过去踩空,反而极为轻巧的一提。两人的动作同时变着,倒像是心有感应一般。

    原来,归无咎这看似用尽全力的一脚,其实也是虚招!

    姜敏仪最后金蝉脱壳的手段,岂能不在他料中?

    “给我趴下!”

    伴随着归无咎这一声爆喝,归无咎右足在地上一点,同时蓄势已久的左足腾空,携带千钧之力,狠狠落在姜敏仪臀上。

    姜敏仪呜咽一声,立时扑倒。周身元气彻底被击溃,四肢张开,整个身躯的正面和洞府中的地面亲密接触,像一只半死不活的青蛙般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遭此重创,几乎再无还手余地。姜敏仪眸中红光经此一震,也似乎彻底溃散,重新恢复神智清明。

    出于本能,姜敏仪下意识的还要挣扎。只是身躯一扭,姜敏仪蓦地呻吟一声,脸色瞬间涨红,大腿微不可察的一夹。旋即银牙一咬,选择主动散去一身气机,散开长发掩住脸面,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决定胜负的一着,以归无咎一脚狠踹在她臀上而告终。她虽然微觉尴尬,但是这毕竟是双方打法之正理,并非存心猥亵。归无咎看破了自己金蝉脱壳的手段,以正着迎敌,没有任何错处,以她爽利通达的性子,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归无咎的这一脚,力量实在太大。

    臀上剧痛难忍尚且不说,姜敏仪只觉身躯之中七荤八素,尤其脏腑之内,三焦之下,肾,大肠,小肠,膀胱,颤动不休,搅成一团。

    虽然修行到元婴之境,早已具备辟谷之能,大可以服气餐霞,养元练气存生。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修道之士而言,美酒美食,如同琴棋书画一般,大可以用作娱情养性的一部分,从不轻易禁绝。

    尤其姜敏仪所修功法特殊,所食酒肉血食着实不少。她以前也从未有败绩经验,自然也不会想到要先去解手,排净秽物。

    方才一个不留神,腹中一阵翻滚,险些就要便溺齐流。姜敏仪心中一阵后怕,不敢想象这一幕若是真的发生,自己便只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但是归无咎却不留情,猛地向前一扑,骑在姜敏仪身上。闪电般出手,把姜敏仪手足关节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姜敏仪一来气机未复,二来脑海中萦绕着那难以启齿的尴尬事,既无力也无心反抗。此时彻底被解除武装,只如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先前归无咎被压在下风时,神意尚且清明。此时骤然取胜,精神倍增,那特殊的凶戾之气也猛然随之飙升。

    只是归无咎念头虽然躁动。但是隐约觉得,胯下所骑的这具胴体,无论是当做血食一口吃掉,还是剥去衣衫收为禁脔,似乎都不大妥当。

    一时间心烦意乱,突然把姜敏仪翻了个身,头脸朝上。

    左右开弓,噼里啪啦连环脆响,姜敏仪玉颊上一连吃了十多记耳光,立刻高高肿起,口角也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归无咎胸中凶戾之意,这才渐渐退散。

    Ps:本来今天想多更一点的。只是白天有事外出,晚上回来才写,只完成个低保。时间有点紧张,明天看看这一章是不是需要修改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