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先生_ 第三百一十六章 喊冤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3-01 12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苗棋淼小说大先生 第三百一十六章 喊冤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我凛然一惊之下,悄悄将真气灌注双手,做好了迎战的准备。叶烬也不动声色地挪到我身边护住了我的左侧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老乔竟然也在几番犹豫之后站在了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牢头儿明明知道我们准备动手了,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,仍旧吩咐下属动手。两个鬼卒刚要往前,一个像是身份稍高了一些的鬼卒急忙阻止道:“头儿,他们才刚进来,一下死多了不好吧?”

    牢头儿犹豫了一下才道:“也对,就让他们再多活一天。明晚上给他们三个都送断头饭过来,让他们吃饱了好上路。明儿个咱们玩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那名鬼卒附和道:“那咱们可得好好琢磨琢磨,明天保证让头儿玩得尽兴。”

    牢头儿带着鬼卒哈哈大笑扬长而出,我却沉声说道:“各位到了现在还不想赌命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说了一句:“明天要死的人是你,也不是我,我凭什么跟你去赌命?”

    我淡淡笑道:“你觉得自己不赌,还能活上几天?如果你觉得蹲在这么一个地方风吹日晒、担惊受怕就为了多喘那么几天气儿,可以不赌。”

    人是怕死,但是有些人却能为了某些事物无视生死,这样的人不是枭雄之辈,也是一方大豪。我身边刚好就有那么两个人,一个是血无常,一个是古飘然。

    我似笑非笑地看向他们两个道:“或许两位觉得多待几天的话还能看到生机,如果是那样,你们倒不妨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血无常先发话道:“我赌了!从现在开始,地狱门下一律听从吴召指挥。”

    古飘然也咬牙道:“所有人都听吴召指挥,是死是活,咱们都得赌这么一回。吴召,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沉声道:“很简单,就是喊冤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血无常的眼睛差点瞪了出来,“你说喊冤?那有个屁用!我就不该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古飘然却惊异道:“对啊,喊冤!我怎么就没想到?所有人听到,一会儿我数一二三,你们就一齐大声喊‘鬼神无眼,断案不公,无辜蒙冤,怨气难平’。听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古飘然看自己的手下点头,才说道:“你们先准备一下,一会儿能喊多大声就喊多大声,就算掉了脑袋也不能停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古飘然吩咐自己手下时,叶烬低声问道:“你让他们喊冤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我用正常的语调回答道:“刑魁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自认为自己公正无比。所以,你喊冤,他肯定会因此暴怒,那时候,咱们就有机会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叶烬诧异道:“他来了还能怎么着?咱们拿什么脱身?”

    我对着古飘然努了努嘴:“不是有他在吗?”

    血无常的眼睛顿时一亮:“地狱门的人准备好,一会儿跟着他一起喊。”

    古飘然没立刻喊话,实际上就是在等着我解释。血无常这边一声令下,古飘然马上带人纵声大吼,几个高手甚至用上了内力。

    “鬼神无眼,断案不公,无辜蒙冤,怨气难平。”

    “鬼神无眼,断案不公,无辜蒙冤,怨气难平。”

    “鬼神无眼,断案不公,无辜蒙冤,怨气难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本来就心中怨气难平,他们的怒吼是在演戏,但也是在发泄心中的怨气。滚滚声浪在一瞬间压过海水的怒号,无尽怨气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我们还没喊多久,牢头儿就慌慌张张地带人冲了过来:“给我住口!都找死啊?”

    难以抵挡的鬼魂忽然到附近时,几十个术士的喊声顿时为止一泄。

    古飘然厉声吼道:“继续喊,不能停!”

    牢头儿顿时急红了眼睛:“给我打,往死里打,打到他们不喊为止!”

    十多个狱卒同时抽出铁棍冲进了牢房,劈头盖脸地往术士身上打来。地狱门术士充当其冲之下连续被打倒了几人,那些人虽然双手抱头、满地乱滚,却仍旧在怒吼不休。

    血无常运起内力,硬顶着对方的铁棍大吼道:“继续喊,都喊,这是咱们唯一活命的机会啦!快喊!”

    “打,往死里打!”牢头亲自夺过铁棍冲进了牢房。牢房当中顿时乱成了一团,有人不断倒地,有人却在用身躯掩护着同伴,拼命抵挡着对方的铁棍。

    牢头很快就急红了眼睛,声带杀气地喊道:“给我下杀手!打死他们!”

    红衣狱卒很快集体退后一步,给自己让出了一块足够抡动铁棍的空间。

    就是红衣狱卒即将抡起铁棍的瞬间,忽然有人喊道:“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牢头儿猛地打了一个哆嗦,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:“大人,这帮贼骨头聚众反狱,属下正在弹压。”

    司狱官倒背着双手大步走了过来:“本官好像听见有人在喊‘鬼神无眼’?本官今天倒要听听,鬼神怎么会无眼。”

    古飘然在身后轻轻触碰了我一下,意思是让我先说话。

    我站出一步道:“鬼神既然有眼,那为什么没看见牢头儿滥用私刑草菅人命?”

    司狱官冷声道:“在这座大牢当中,没有什么私刑。”

    司狱官话一出口,人群中顿时掀起了一阵骚乱,牢头儿却露出了一丝阴森的冷笑,看向我的目光当中也带起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我仰天大笑道,“看来鬼神不止无眼,而且无义。既然你们只为了杀人,那就像山精水怪一样来好了,何必还要摆出一副公正严明、替天罚罪的嘴脸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司狱官的脸色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牢头儿厉声道:“来人,把他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司狱官沉声道,“我倒要听听他想说什么。今天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,本官便要亲手将他处以极刑。”

    我上前一步,直视着司狱官道:“请问,律法中有没有一条叫做不教而诛?有没有一条规定,看谁有罪,不用定刑就可以生剥人皮?”

    司狱官摇头道:“当然没有。任何人都需要明正典刑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往盖过人皮的那块石头上一指:“那为什么这里的牢头儿敲狱门挑人,又一言不发地就把人皮剥下来铺在了石头上?”

    司狱官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来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牢头儿吓得当场跪在了地上:“没有,绝对没有!都是他信口胡说的!”

    我再次看向司狱官:“我还想问一句。哪条法典上说过,狱卒可以随便从监狱里挑取囚犯,用人命打赌,还可以用沙袋把人活活压死?”

    我话刚说完,牢头儿就厉声怒吼道:“你给我住口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住口。”司狱官冷声道,“他说的是真是假,本官自有公断,用不着你来多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牢头浑身颤抖着伏下身去,看都不敢再看司狱官一眼。

    那个司狱官却倒背着双手在牢房中来回走了两圈,又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礁石,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:“看来本官是对你们太过宽松了。我本来以为你们还算是可造之材,赐你们法力,让你们协助本官管理监牢。本官这几百年来算是瞎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那个牢头儿吓得尖声叫道:“大人,他们都是罪该千刀万剐的贼骨头啊!你可不能听他们瞎说啊!”

    司狱官冷声说道:“本官的眼睛还不瞎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饶命!看在我这些年为您鞍前马后效劳效死的份上,还请大人……”牢头抬起头来看向司狱官时,后者已经张开五指往他脸上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司狱官怦然一掌拍碎牢头脑袋之后,大步往几个狱卒那边走了过去。几个鬼魂还没来得及求饶,就被司狱官一个个拍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几个鬼魂接连消散之间,我和古飘然、血无常也互相看了几眼,他们两个眼中也带起了前所未有的凝重——正常的鬼魂被打碎之后,就算没有炸成磷火,也应该化作阴风。可是那十多号狱卒却在司狱官的掌下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踪影,他们分明就不是鬼魂。

    这些鬼卒究竟是什么东西?这座海岛又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我正惊疑之间,司狱官却又走了回来,沉声道:“你很不错,本官念在你举报有功的份上,让你暂管牢房。出来,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在古代,狱卒与衙役一样,并不是官府的正规人员,通常都是由地方官私人出钱雇佣的,所以地方官员有随意任免衙役的权利,也因为他们给衙役发放的钱粮不多,所以对他们在暗中捞钱的规则也是睁一眼闭一眼。

    在这个司狱官看来,他任命我为牢头儿,我就应该欢天喜地、感恩戴德,可我的心里却生出了一股寒意——司狱官让我跟他走,肯定不是去给我取什么官服,而是要杀我,把我也化成类似于那些狱卒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退后了一步道:“我不会跟你走。我们本就无罪,凭什么要在这儿坐牢,又凭什么要接受你所谓的恩典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司狱官怒吼道,“这是镇罪之地,你们没有罪,怎么能从外面进来?说!”

    司狱官咆哮之间,身上的威压也跟着翻滚而起,我只要说错一句,就可能被他当场撕成碎片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