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葬元_ 第339、340章 你们的膝盖,不会打弯么?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3-01 16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武猎小说葬元 第339、340章 你们的膝盖,不会打弯么?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腊月初一,关西大雪连天。三千苦力忙活大半个月,足足运了几百万斤矿石到海边。

    露天的矿石,被李洛一扫而空。这些矿石运回去慢慢炼,几百万两银子肯定有。

    李洛也不怕高丽兵回去后乱说。元军大将出征,哪个不创收?你带兵出征不发笔横财回来,还是元军大将吗?好意思说你当过征东统帅?

    再说,银矿石毕竟还是石头,高丽兵们也不知道能炼出多少银子。据大将军说,二十万两的赚头还是有的,不过需要炼两年。

    李洛请旨押送日国君臣回大都献俘虏的奏章,应该快到大都了。元廷一定会同意他回大都献俘。好大喜功的忽必烈,不可能不准。

    李洛在奏折中说,经过一路苦战,将士浴血,终于推到日国京城,借圣上天威,逼降日国君臣。

    如今,麾下死伤惨重,兵马十去七八,将士疲敝,军心浮动,不宜再战了。恳请朝廷另择贤能,接替征东大将军和日国平章之职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忽必烈雄猜多疑的性格,就算李洛不主动请旨,最多半年元廷也会替换李洛。忽必烈不可能让“高丽人”掌握日国军政大权。

    李洛主动请旨,当然是“懂事”的表现。

    算起来,估计腊月中旬,他应该可以离开日国了。

    银矿石全部运到船上,装满了整整五艘大船,辛苦了大半个月的日国苦力,终于能喘口气了。一万多兵马,每人也赏了几两军饷。

    装船之后,李洛没有离开关西,而是率舰队北上来到出云国,寻找出云国的玉造温泉,好好享受享受。

    玉造温泉是一千多年的古温泉,乃是天皇的“御汤”,就如同唐明皇的华清池。雪天泡温泉,呵呵,那滋味那情调,不要太嗨皮哦。

    这样的享受,现代社会其实已经没有了。因为现代的天然温泉大多“死了”,成为冷泉。很多所谓的温泉,都是人工的。

    腊月初二,李洛率军在出云国的秋鹿郡登陆,沿着著名的宍道湖岸,来到宍道湖东的岛根郡。

    出云国又称云州。说是一个国,其实也就中原一个大县的地盘。但出云国曾是日国历史上最先进的地区,一度建立“出云王朝”与大和朝廷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李洛知道,传说中的八岐大蛇(八头八尾)就属于出云“特产”。而且出云国还是八百万神灵集会的地方。

    每年十月,八百万神灵就在出云大社集会。也就是说,八百万神灵指定出云国作为人间的独家度假区,算是神之乡。

    出云国有十个郡。所谓郡,相当于中原的一个大乡。

    但是纵横不过三十里的岛根郡,却很是有料。岛根郡有日国几大名泉之一的玉造温泉,有几大神社之一的出云大社,还濒临美丽迷人的宍道湖,出产独特的宍道蚬贝。

    所以,李洛来了。

    李洛的兵马在山地中出现,立刻就吓到了湖东平野的百姓。首先看到大军的,是几个樵夫。

    “欸,阿罗…那恩吉?武士様?”年老的樵夫松间郎,惊讶的指着山口,对伙伴泉生郎说道。

    泉生郎也上了年纪,但他视力比松间郎好,他定睛一看,开始时也以为是武士大军,但很快就看出不是。

    “以野以野!八嘎,他们是元寇!不是武士!快跑吧松间郎!”泉生郎喊了一句,连地上的柴都不管了,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积雪往村子里跑。

    “喂!元寇来了,快跑吧!”几个樵夫一口气狂奔着冲进山下的村子,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紧接着,示警的铜锣就敲响起来,这个村寨顿时乱成一片,人们乱哄哄的从水车屋、吊脚楼等日式和屋中出来,女人背着孩子,老人牵着牛,牛身上驮着少的可怜的口粮和被褥。

    但是,很少看见青壮。几乎都是老少妇孺。青壮都被地头豪强逼到关东打仗去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,都带着惊恐的神色,村民们噪杂无比的往村子外面冲,想要逃入附近的山里。

    “八嘎!不要乱!喂!让女人孩子先走…八嘎!”一个独臂的老武士,手持一柄残缺的太刀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因为靠近蜚声全国的出云大社,所以人烟比较密集。单单这个社北村,就有一两百户人家,可村中道路狭窄,人啊牛啊什么的,全部拥塞在路上,急的残废的老武士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阿卡桑……”一个小女孩摔倒在雪地,哭喊着伸出小手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母亲,背上背了一个,怀中抱了一个,也顾不上她了,只是喊道:“苦菜子,自己爬起来跑,快!”

    背着铁锅的泉生郎,也趔趄一下摔在雪里,一时半会儿的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不走了。我老了啊……死就死吧。”泉生郎干脆不起来了。刚才回村报信,他一口气狂奔好几里山路,伤了老肺,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随着大队兵马出现在西边,村子里的人更是不顾一切的往东边的山岭逃去。

    “喂,老伙计,你不行了吗?哈哈。”松间郎走到泉生郎身边踢了他一脚,也累的气喘如牛。

    泉生郎惨笑,“老家伙,我跑不动了。欸?八嘎,你为何不跑!”

    松间郎也一脸惨笑,一屁股坐在雪里,“我那老婆子快要死了,我哪也不去了。元寇要杀,就杀吧,不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~阿卡桑…”不远处传来一个撕心裂肺的哭声,年仅七岁的苦菜子,小脸上都是泪水。她的脚崴了,好疼好疼,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欸,那不是苦菜子么,小家伙真可怜啊。”松间郎只好走过去,抱起苦菜子,又扶着泉生郎,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简陋寒酸的家里。

    “哎呀老东西,你怎么又回来了…咳咳…”榻榻米上有气无力的老婆子,看见泉生郎出现,急的只咳嗽。

    “不跑了。老太婆,我不能扔下你一个人。”松间郎道。

    三老一小就这样听天由命的呆在屋子里。虽然屋子里的火很旺,但每个人都觉得很冷很冷。尤其是苦菜子,哭声中带着深深的恐惧,小脸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“不要哭了苦菜子,我把你藏起来吧,千万不要再出声了!”松间郎只好把苦菜子藏在菜窖里。

    村民们刚刚逃离,李洛的兵马就到了社北村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日国百姓,倒是跑的快。”李洛骑在马上看着凌乱的脚印笑道。他盔甲外面披着忽必烈赏赐的“黑狐子皮好衣裳”,端的华贵不凡,任谁看见都知道是身份尊贵的大将。

    “也好,如今风雪正大,就让将士们在这村中民居避避风雪,歇息歇息。”李洛下令。

    将士们簇拥着李洛进了村子,果然发现偌大的村庄都空了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唯一有人的松间郎家,终于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发现他们的是一群高丽兵。高丽兵看见还有几个日人,狞笑着就要拔刀杀人。自从登陆日国以来,高丽兵的凶残仅次于蒙古色目兵。

    三个老人脸色如土的一起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随着一个威严的声音,李洛在一群亲卫的簇拥下进来。

    高丽兵立刻还刀入鞘,恭敬无比的行礼道:“大将军!”这段时间以来,高丽兵一直很傲娇。因为,征东大将军就是高丽人啊思密达,真给高丽人长脸啊思密达。

    李洛径直走到火塘边上坐下来,拄着直刀,眼睛扫了一眼三个呆若木鸡的老人,忽然用日语说道:“跑不动了,是吧?”

    泉生郎和松间郎身子一颤,他们万万想不到,这个元寇大将般的家伙,竟然会说和语。

    恐惧加惊讶之下,两人下意识的就跪伏下来,带着哭腔回答:“大人,我们老了,只能待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榻榻米上的老太婆,又发出一阵剧烈的哮喘,她翘着花白的脑袋,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李洛伸手烤着火,眯着眼睛笑道:“那就不要跑了。放心,本帅不会杀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樵夫虽然半信半疑,可还是生出一股惊喜,忙不迭的磕头说:“谢将军大人饶命,谢将军大人饶命!”

    榻榻米上的老婆子,也挣扎的翻过来,给李洛磕头,谢不杀之恩。

    能活着,谁也不愿意被杀。别管元军大将是不是戏耍他们,先磕头感谢总归不会错。

    李洛拨着火塘里的火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这附近有个玉造汤,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松间郎赶紧回答:“将军大人要去玉造汤么?出了村子往南,走二十里能看见一条玉汤川,玉造汤就在川边,那里有一座玉造寺,进寺就能进入玉造汤了。”

    李洛点点头,还要走二十里么?如今已经黄昏,风雪正大,还是明天再去罢。

    “嗯,那本帅今日就在你们村中扎营。不要怕,本帅既然说了不杀你们,你们就能活。”

    三个老人再次磕头感谢,这次终于相信了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忽然屋子角落里传来哭声,顿时引起了李洛的警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几个高丽兵顿时走过去,很快就发现那个菜窖,拎出浑身发抖的苦菜子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将军,抓到一个藏匿的小崽子。”高丽兵禀报道。

    三个老人的脸色,立刻变得面如土色,吓得不住磕头,生怕李洛反悔杀人。

    “斯米马赛,斯米马赛…”泉生郎和松间郎的脑袋在地上磕的碰碰直响,连接说着对不起。老婆子也吓得眼泪直淌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小丫头值当什么。”李洛笑道,心想倘若是蒙古兵,肯定二话不说一刀就杀了。

    “那教!(放了吧)。”李洛用高丽语下令。高丽士兵都是高丽下层百姓,不懂汉话,和高丽世族不同。

    “蒲恩朴忒托哈给思密达!(谨遵上命)”高丽兵领命,松开苦菜子。

    苦菜子一被松开,立刻扑到松间郎身上,死死抱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松间郎苦笑道:“苦菜子,快给将军大人磕头!”

    窟菜子没有磕头,只是把头埋在松间郎怀里,不敢抬头,还不住抽泣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李洛淡淡说道,“青壮都到关东打仗了?”

    泉生郎赶紧说道:“是的将军大人,青壮们都到关东打仗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你们这么听话,把自己的子侄送到关东打仗呢?”李洛又问。

    松间郎忐忑无比的回答:“地头和武士逼迫,不得不去啊!青壮们走了,粮食和铁,盐都带走了。”他满脸悲苦,愁云惨淡,满是底层老农的沧桑之感。

    李洛点头。农民们是社会底层,而且缺乏组织性,怎么可能违抗武士和庄园主的命令?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李洛烤了会儿火,就站起来。“传令,这户百姓不要滋扰。”

    他纯粹是同情这几个人。他又不是嗜杀狂魔,怎么会胡乱杀人?人要是没点同情心,也就真的堕落了。

    “恭送将军大人!”两个老樵夫按着苦菜子给李洛磕头。

    直到李等人走远,三老一小才松了口气,竟然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要被杀掉呢,想不到竟然捡回一条老命。这元寇大将,倒是面善的好心人啊。”松间郎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。”泉生郎摇头,“这元寇大将不是蒙古鞑虏,不是高丽人就是汉人。不然我们是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松间郎捧着花白的脑袋蹲下来,唉声叹息的说道:“蒙古兵在关东到处杀人,这仗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,你我的儿子,还能活着回来吗?”

    泉生郎颤巍巍的站起来,“还是求求河童大人吧,保佑他们平安归来。苦菜子,你也去求求河童大人,保佑你的父亲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村中供奉河童的小神社,磕头祈祷。

    小神社中的“神子”,早就跑路了。神龛上的“御守”(平安符),也撒的到处都是。苦菜子拿了一个“御守”挂上,又继续拿,挂了一脖子的“御守”。

    “哎呀,苦菜子!御守可不能多拿啊,河童大人会不高兴的。”松间郎赶紧阻止苦菜子继续拿平安符。

    却说李洛来到村中最大的和屋,乃是一个武士留下来的庭院。那武士早去了关东打仗,他的妻子家人今天也逃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庭院,当然留给了李洛来住。

    李洛进了庭院,发现是一处典型的枯山水建筑。枯山水园林传自汉代,多用石头,苔藓,枯树等死静之物,摒弃绿树红花小桥流水,营造枯寂空灵之感。最早是寺庙使用,标榜僧人的苦修自律。

    镰仓幕府鼓励武士参禅之后,武士们受到影响,也流行建造‘枯山水’建筑,表示要想僧人那样修炼武士之道。

    李洛走上原木建造的庭廊,登堂入室,进入昏暗的和室,吩咐点亮油灯。

    室内四壁之上,挂着几幅山水图,还有两幅书法,内容都是白乐天的诗。一首是《长恨歌》,一首是《琵琶行》。

    白居易果然是对日国影响最大的诗人啊。李洛有些感概。

    为何日人最喜欢白乐天的诗?因为白乐天的诗,风格忧郁伤感,又清新自然。而日人向来追求“物哀风雅”的悲情之美,又极其亲近自然,崇尚所谓的“幽玄”。

    白居易的诗,完美的契合了日人的“幽玄”之思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《源氏物语》,还是《枕草子》等文集,处处可见白诗的影子就不足为奇了。可以说,白诗是日国诗歌之母。

    主人的案机上,有《吕氏春秋》、《昭明文选》、《世说新语》等中原典籍。只有一本是日国的《竹取物语》。

    此时的日国,和战国时代的日国,上层文化的差别很大。

    战国时代的日国上层,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,更像后世的日国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日国上层,更像另一个唐宋。此时大行其道的是古诗,参禅,书法。而茶道和花道还未流行,武士道起步不久,歌舞伎更没有出现。日国上层,很多甚至只会汉语不会日语。

    宋朝灭亡后,元朝占据中原,终于让日国刹住了学习中原的脚步。日人认为中原华夏已亡,而华夏文脉已在日国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明朝建立,日国也没有再像学习唐宋那样学习明朝。在他们看来,明朝属于被胡化的汉文明,没有多少东西值得他们学习了。

    李洛翻了翻几本书,就吩咐生火,然后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雪小了不少,李洛下令开拔往南边而去。

    李洛离开村庄时,眼睛扫到松间郎的屋子窗口,感觉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打量自己。

    “来人!送他们两袋米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很快,两袋米就放在松间郎的门口。松间郎等人简直不敢置信,忍不住跪下磕头相送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大军出了村子,苦菜子才从窗口上爬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洛,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。

    等到后来她嫁到中原,在长安见到出巡的天子,她才猛然想起来,原来天子就是当年的元寇大将啊。要是没有天子当年送的米,她估计饿死了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由于元寇到来的消息已经路人皆知,所以一路走来鬼影都没一个,日国百姓早就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大军南行堪堪十里地,就看见一座山丘,山下一片巍峨宏伟的宫殿,赫然正是出云大社。

    “好高啊!”诸将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李洛勒马说道:“这是出云神社,主殿高十五丈,我们进去看看,让那些眼高于顶的神子巫女,好好招待招待。”

    李洛没有来过出云大社,却知道出云大社的殿宇采用的是隋唐风格,所以异常高大。此时的出云大社保存尚好,御本社(主殿)高达近五十米,足有十几层楼那么高。

    出云大社不但是日国最高的宫殿,也是此时全球的最高宫殿,比后世的紫禁城最高的太和殿还要高出十几米。

    如果隋唐宫殿像个贵族公子,那么明清宫殿就像个乡下财主。即便这仿制隋唐的出云大社,对李洛的视觉冲击,也远超紫禁城。

    出云大社是所谓的八百万神灵集会之所。按照日国神话,每年农历十月,八百万神明会来到出云大社举行“神议大会”。所以,出云神社每到十月就举行“神在祭”,各地公卿豪族纷至沓来,热闹无比。

    出云大社供奉的是“大国主神”,是天皇家族的守护神,同时也主姻缘与福祉。所谓神社,本质和中原的孔庙,关帝庙,城隍庙,妈祖庙很相似,不同的是,有严格的神官祭祀体系。

    腊月,本是出云大社“献谷祭”的时节,应该人气很旺才是。可是眼前的出云大社,却冷冷清清,门可罗雀,在大雪中显得清寂无比。

    大队兵马到来,早就惊动出云大社的宫司(大祭司)千家安佑。

    千家家族是神官家族,世袭出云神社的宫司。安佑是出云大社第三十八代宫司,统领数百名大小神官。

    出云神社还拥有自己的大庄园,以及数千“神卫”兵马。可是,幕府一道命令,就调走了几千“神卫”去关东打仗,导致出云大社如今武力尽丧。

    所以,千家安佑听说元寇到来,这个可以与神灵沟通的男人,立刻就慌得一匹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他和神社内的数百神官,还不能逃走。

    一旦逃走,传承六百年的出云大社还要不要了?元寇一把火烧了神社怎么办?

    再说,就算撇下神社逃走,那神社的声誉也完蛋了啊。

    千家安佑千般恐惧,万般纠结,只能硬着头皮等元寇来,希望用“跪地神功”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于是,等李洛的大军来到鸟居(神社门楼)时,千家安佑竟然亲率数百神官,穿戴齐整的等候在参神道上。

    千家安佑看见高高的苍狼战旗和黑尾大纛,目中满是苦涩,可是他仍然逼着自己走出人群,对着被众星戴月簇拥着的,身穿狐裘骑着白马的李洛鞠躬行礼。

    强烈的羞耻心,还是让他无法跪拜下去。

    “出云大社宫司,千家安佑,见过将军阁下!”

    千家安佑的声音都变调了,脸上火辣辣的滚烫,感觉从来木有这么羞耻过。

    这是向敌人屈服啊!

    李洛居高临下的端坐马上,紧紧身上的“黑狐子皮好衣裳”,用马鞭指着千家安佑,以及后面的数百神官,冷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你,还有你们,见到本帅为何不跪?难道尔等的膝盖,不会打弯么?重新来过!”

    李洛很是不满。天皇是一国之君,见了本帅尚且要跪,你们这群神棍,算个什么东西,竟敢不跪我?

    他对日国贫民百姓确实怀有同情心,对高度汉化的天皇公卿多少还有一丝怜惜,可对于这些神官,就不会那么客气了。

    千家安佑心尖一颤,再也忍不住的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数百神子巫女,见到宫司都下跪了,也不由自主一起下跪。

    ps:谢谢大家支持,今天还算早的吧。要不鼓励下我吔。

    清逸文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